茄子视频app入口链接

烈日当空。

哗!

璀璨剑光犹如一道惊虹,划破天空。

顷刻间。

就来到月牙河畔,自家灵田上空。

“竟然是你们!”

看到在灵田里肆虐的元凶们,林寒不由面色一滞。

攻击灵田禁制的,根本不是人。

而是这些妖兔,妖蛙,妖雀,这些田野里常见的小型妖兽。

它们联合起来,攻击灵田禁制。

将禁制里的灵石耗尽,攻破了禁制,进入灵田里,大口吃起来。

好在。

气质美女清艳脱俗生活照秀美腿

它们都喜欢吃星叶草,这是专门给灵兽吃的灵草,妖兽也一样爱吃。

所谓妖兽,其实和灵兽,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只不过灵兽是家养的,一个性情温和,听话懂事。

妖兽是野地里的,性情暴躁,桀骜不驯。

灵兽有人喂养。

妖兽只能自食其力,自己找吃的。

“你们找吃的没有错!”

“可是吃到我的田里来,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我家里可没有余粮,这三亩灵田是我的命根子!”

“敢对我的命根子下手,你们完蛋了!”

林寒面色一冷。

当即。

他催动飚速剑,悄悄落在灵田禁制阵眼处。

果不其然。

阵眼处放的灵石,都消耗殆尽,变成齑粉。

这也难怪。

自从上次在阵眼处放了灵石,这么多天过去,他都没有继续往里放灵石。

本来灵石就所剩不多。

这么多妖兔,妖蛙,妖雀一起攻击,灵田禁制坚持不了几下,就灵石耗尽,自然就被攻破了。

“让你们有来无回!”

林寒面色发狠,当即,他储物袋中取出一百块下品灵石,放在阵眼处。

紧接着,拿起阵盘,重新开启灵田禁制。

哗!

灵光闪烁。

一道禁制光幕,猛然出现,将三亩灵田罩在其中。

正在灵田里埋头大吃的妖兔,妖蛙,妖雀们,顿时都被惊动。

妖兔向外跑去。

妖雀向外飞去。

妖蛙向外跳去。

啪!

啪!

它们都撞在禁制光幕上,无一例外,都被挡了回来。

“看你们往哪里跑!”

林寒面色冷峻。

这一次,他要赶尽杀绝。

敢来他的灵田里放肆,他要让这些妖兽们,付出生命的代价!

正好。

杀了这些妖兔,妖蛙,妖雀,可以拿到坊市里去卖。

客栈,酒楼,灵膳铺,都有专人收购。

这些都是上等佳肴。

可惜,他不会做灵膳,不懂烹饪技巧。

不然。

他可以自己做着吃,肯定美味极了。

等有时间,还是去找个灵厨师,跟人家学一下灵膳烹饪。

这样以后出去历练,到了荒郊野外,也不至于饿着。

“给我死!”

林寒从储物袋中祭出蓝澈剑,采用御剑攻击方式,催动蓝澈剑,向一只妖兔砍去。

他自己手持飞剑去砍,一来容易踩坏灵谷秧苗和碧罗果秧苗,二来也不一定能追得上。

哗!

剑光犀利,狠狠劈中一只妖兔,

嗤!

鲜血飞溅。

这只妖兔,当场毙命。

“不愧是蓝澈剑!”

林寒面露笑容。

这柄蓝澈剑是他亲手炼制,剑上刻划的都是水系攻击阵法,杀伤力极强。

虽然,他现在修为只有聚灵境九重,灵力底蕴和神识都不算太高,采用御剑攻击这种方式,飞剑杀伤力不算强。

但用来斩杀这些妖兔,妖蛙,妖雀,肯定是足够了!

哗!

哗!

蓝色剑光,闪烁不停。

每一剑,都能带走一条性命。

灵田里的妖兔,妖蛙,妖雀,一只只死去。

刚开始,数量多,随便杀。

到了后面,剩下的妖兽,数量稀少了,它们就开始到处乱窜,不太容易杀了。

尤其是。

他现在修为不高,距离超过五丈远后,飞剑攻击力就很微弱了。

刺在妖兽身上,也只是刺出一个伤口,无法将其杀掉。

距离再远一些,连伤口都刺不出来。

飞剑速度也都慢了。

妖兔一个转身,就轻松躲开。

“看你们往哪逃!”

林寒站在飚速剑上,御剑飞行,追杀这些妖兽。

这样一来。

他始终都能和妖兽保持很近的距离。

不过一心二用之下,又要催动飚速剑飞行,又要催动蓝澈剑攻击,还是有些勉为其难。

蓝澈剑的攻击力,明显下滑很多。

好在。

这些妖兽本身都很弱小,哪怕杀伤力不强,也能重创它们。

随后再补一剑,也就当场死掉了。

花费了小半个时辰,体内灵力都耗去大半,林寒才将这些小型妖兽,都斩杀殆尽。

从储物袋中取出蓝色布袋,将这些死去的妖兔,妖蛙,妖雀,都装在蓝色布袋里。

足足装了五个蓝色布袋。

加起来,有上千斤。

“真狠!”

“这么多妖兽,一起祸害我的灵田!”

“若不是发现及时,这次铁定损失惨重,灵田都要被它们吃光!”

林寒感叹道。

这次,算是长了个教训。

这种只有一点防御力的下等灵田禁制,根本就没什么用处。

必须要布下攻防一体的禁制才行。

“得去涂茂店里,再去购买一套攻防一体禁制!”

“顺便将这上千斤妖兽肉卖了!”

林寒果断决定下来。

当即。

他将五个蓝色布袋,收进储物袋中。

拿出阵盘,先将灵田禁制打开一个缺口,来到灵田外面,又催动阵盘,重新开启禁制。

随后。

林寒踏上飞剑,向坊市飞去。

来到坊市。

林寒向着之前购买黄母鸡的街道走去。

来到专门收割妖兽血肉的摊点,林寒将五个蓝色布袋取了出来。

“少侠,收获颇丰!”

摊主面露笑容道。

“你看这些能卖多少钱?”

林寒微笑问道。

“这差不多有上千斤,都是未经过处理的妖兽!”

“看你第一次来,我也不蒙你,给你五百块下品灵石,你看如何?”

摊主打量林寒一眼,笑着问道。

“没问题!”

林寒干脆点头。

五百块下品灵石,也算是额外收获。

喝大碗灵粥,都够喝两百五十碗了。

“少侠爽快人!”

“给!”

摊主笑着递过来五块中品灵石。

“那我就收下了!”

林寒微微一笑,收起灵石。

顺着人流。

林寒向涂茂所在的另一条街道走去。

“因祸得福!”

“灵田禁制被妖兽攻击,反倒赚了五百块下品灵石!”

林寒面露笑容。

这一次。

也没造成什么实质性损失。

反而是给他提了个醒。

得趁早更换攻防一体禁制。

攻防一体禁制,这些妖兽攻击一下,直接就能将其当场击毙,死去一只妖兽,后面的妖兽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妖兽也怕死。

只有防御力的下等禁制,这些妖兽们,就联合起来一起围攻,将禁制阵眼里的灵石耗尽,它们就能进入灵田,大吃特吃。

这些妖兽们,也是欺软怕硬的主。

一会功夫。

就来到涂茂阵宝阁门前。

此刻。

阵宝阁里,冷冷清清。

涂茂坐在柜台前,正愁眉苦脸。

看到林寒进来,他面上顿时绽放出灿烂笑容。

“林寒,你又来了!”

“这次想买什么?”

涂茂连忙起身迎接,满面笑容,热情问道。

“给我来一套三亩灵田大小,攻防一体灵田禁制!”

林寒微微一笑,开门见山道。

“三亩大小的攻防一体灵田禁制,正常价差不多五千块下品灵石!”

“不过你经常来,我也不好意思坑你,你给我四千五百块下品灵石就行!”

涂茂说话间,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蓝色布袋,递给林寒,笑着说道。

“行!”

林寒干脆点头。

话音落下。

他立即从储物袋中,取出四十五块中品灵石,递给涂茂。

多亏涂茂告诉他,升仙镇,望月郡上空,都布有大型禁制,其中包括窥探阵法和留影石这件事。

这是他得到的唯一一条关于父母的真实线索。

涂茂可谓是帮了他的大忙。

换做以前,他肯定要跟涂茂讨价还价一番。

现在的话,他不会再跟涂茂这么斤斤计较。

涂茂跟他坦诚布公,说了这么多秘辛,在他心里,已然是将涂茂当成朋友。

就如同魏青一样,刚开始很聊得来,后面就成为朋友,只要他去给二青买灵草,都是给他最便宜的价格。

涂茂现在给他的价格,也都比市场价低很多。

关系,都是这么处出来的。

等以后关系更亲密一些,他还打算跟涂茂学习下阵法之道。

尤其是窥探阵法和留影石这方面,他很感兴趣。。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窥探阵法和留影石,是对这句话最好的注解。

关于父母失踪的线索,就潜藏在这窥探阵法和留影石中。

“我就不客气了!”

涂茂笑着收起灵石,满面笑容道。

“我也回去了!”

林寒看一眼蓝色布袋,阵盘,阵符,布阵玉简,一应俱,放心收进储物袋中,笑着和涂茂告辞。

买了这套攻防一体灵田禁制后。

此刻。

他手里只剩下两万两千块下品灵石。

“钱是真不经花!”

林寒摇头一叹,向坊市外走去。

十六万块下品灵石,这才短短几天时间,就花得只剩下两万两千块下品灵石了。

挣钱如抽丝。

花钱如流水。

来到坊市外面。

林寒踏上飚速剑,向镇外灵田飞去。

顷刻功夫。

就来到自家三亩灵田跟前。

三下五除二,将之前布下的下等灵田禁制的阵符,从田里挖出,收起来。

紧接着。

按照玉简上的布禁手法,林寒拿出攻防一体禁制的阵符,按照不同方位,埋在灵田里。

随即。

在阵眼处,又放入三百块下品灵石。

“试试看!”

林寒拿起阵盘,开启攻防一体灵田禁制。

哗!

顿时,一道五彩光幕,出现在三亩灵田上空,将三亩灵田,罩在其中。

明显能感觉到,五彩光幕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威压。

这禁制威压,就可以震慑住绝大多数妖兽。

少数铁憨憨妖兽,不顾威压,强行攻击禁制,也会被禁制里的攻击阵法发出的灵力飞剑击杀。

“这下可以放心了!”

林寒面露笑容,松了口气。

当即。

他重又打开灵田禁制,给三亩灵田施雨一遍。

随即,他走进灵田中,察看灵谷和碧罗果长势。

没发现什么大问题。

主要是又长出一批新的杂草幼苗。

密集种植法,没有打垄,没有垄沟,灵田又出现轻微板结现象。

“第一批的上万条小灵蚯,应该差不多有四五寸长了!”

“今晚再捣碎草泥,喂养它们一番,明天就将它们放养到灵田里翻土!”

林寒果断决定下来。

哗!

灵光一闪。

林寒拿出阵盘,重新开启灵田禁制。

紧接着。

他踏上飞剑,前往陆壁家五亩灵田,给灵田施雨。

随后,前往谢远家三亩灵田,董晨家五亩灵田,茅岩家五亩灵田,纷纷施雨一遍。

顺便,还察看了这些灵田里的情况。

基本都是大同小异。

有一些杂草幼苗出现,灵田出现板结现象。

杂草好解决,等杂草再长大一些,他施展出精通境界木丝术,很容易就除掉。

灵田板结,也不是难事。

今晚再喂养草泥,加快一下小灵蚯生长速度。

明天一早,就能将上万条翻地灵蚯,放养到灵田里。

不出半天,就能将这二十一亩灵田,都翻土一遍。

“回去喂养小灵蚯!”

林寒踏上飚速剑,向家里飞去。

回到家。

喂养一下二青,小黄和黄母鸡。

林寒立即从储物袋拿出两个陶罐和五种灵草,捣碎成草泥。

可惜。

来到大缸边,正要将两个陶罐里的草泥,倒在大缸里。

林寒一下察觉到,大缸里的翻地灵蚯,已经蚯满为患。

大缸都快装不下了。

第一批上万条小灵蚯,长到了四寸来长。

第二批两万条小灵蚯,也都长到了将近三寸长。

“得给你们重新弄个地方!”

林寒打定主意。

当即。

他推开院墙小门,进入窦婆婆屋中,收起四个装着劣质灵土的大缸。

来到自己院中。

他将四个大缸从储物袋中取出,放在院中。

“你们出来吧!”

“到这缸里来!”

林寒通过心神交流,吩咐第一批上万条小灵蚯道。

顿时。

上万条翻地灵蚯,从大缸里爬出,来到这四个大缸里。

一个大缸里,进去两千多条。

林寒将草泥倒在四个大缸里,上万条翻地灵蚯,立即争着吃起来。

随后。

他又制作了两罐草泥灵土,喂养原先两口大缸里的两万条小灵蚯。

“你们赶快长大!”

林寒满脸期盼道。

现在院子里摆了这六个大缸,都没什么余地了,他出去都要侧着身子。

等这三万条翻地灵蚯,都长大。

就可以将它们散养在二十五个陶盒里,散养在三百多个陶罐里,散养在窦婆婆屋中的十几个大缸里。

到时候,这小院就宽敞亮堂了。

“练会剑!”

来到院中柳树下,借着不算宽敞的地方,林寒取出蓝澈剑,开始练习流水剑诀中的七招剑招。

练了一个时辰左右,体内灵力耗尽,整个人也都有些疲惫。

剑招舞起来,又圆润自如了两分。

进入静室。

林寒在蒲团上盘膝坐定,催动五品五行心法,恢复灵力。

片刻后。

灵力便恢复如初,疲惫也都散去大半。

“制作符篆!”

走出静室,来到院中青色石桌前坐下,取出符笔,朱砂,符纸,还有记载着灵符初要和制符心得的两枚蓝色玉简。

对照着玉简中的法门,开始尝试制作新的灵符。

再过两三天,第一次乐队表演就要开始。

舞台效果这五千块下品灵石,他一定要赚到手。

符篆之道,可以以弱胜强。

可以在灵力所剩无几的情况下,让他依旧有强大的战力。

这是很好的底牌。

现在,正好可以研究一番。

笔锋飘忽,行云流水,浓淡相宜。

林寒对照着灵符初要,学习着这些一品下等灵符的制作手法。

很快。

他就学会了闪光符。

闪光符,他一口气制作了一百枚左右。

紧接着。

他开始学习第二种灵符,炫目符。

这个也不难,他同样很快就学会,也制作了一百枚左右。

“这些基础灵符,还挺简单!”

林寒面露笑容。

若不是夕阳西下,到了傍晚时分,肚中传来饿意,他还能再学着制作第三种灵符。

“去吃个饭!”

“回来再继续研究!”

林寒站起身来,收起符笔,朱砂,符纸和刚制作好的两百枚灵符。

“二青,小黄,你们看好家!”

“我去坊市一趟,很快就回来!”

林寒喂养一下二青,小黄,黄母鸡,笑着招呼道。

当即。

他走出小院,踏上飚速剑,向坊市飞去。

顷刻功夫。

就来到坊市。

进入灵膳铺,吃了两大碗灵鸡肉丝面,吃饱喝足,付了三十块下品灵石。

林寒美滋滋离开。

这样的小日子,尽管很忙碌,但有的吃有的喝,还算惬意。

唯一可惜的就是,钱太不经花。

手里的钱,是越来越少。

顺着人流。

林寒向坊市外走去。

刚走出十几步远,一道清脆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带着一丝急切。

“林寒哥哥,等一下!”

听到呼唤。

林寒转过身来。

莫小鱼满头大汗,跑上前来。

“小鱼,什么事?”

林寒连忙问道。

“林寒哥哥,我们的来一丹店铺出事了!”

“你快去一趟吧!”

莫小鱼满脸焦急道。

“出事了?”

“到底什么事?”

“你快跟我说说!”

林寒面色一凝,忙正色问道。

他的来一丹店铺,还没开业呢。

这就出事了?

1